2019年11月12日 星期二
当前位置:首页>>一线传真

图文:“警花警草”奔走山间一心保民安


微信图片_20190821094532

微信图片_20190821094537

 图为彭馥(中)走进村民家中
  图为高绪辉在现场勘查

楚天都市报记者陈俊通讯员张东平

投身警营,这身制服就意味着要扛起如山的责任。在恩施2.4万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中,总有一群坚毅的身影扎根在基层一线,用无悔的付出浇灌青春之花,用汗水和牺牲守护一方平安。70年,一代又一代恩施公安人,在莽莽武陵默默奉献,将安全打造为区域民族文化的重要基因。

彭馥全身透出坚毅与果敢

85后女所长大山绽芳华

8月14日,武汉。作为全国“最美基层民警”参选者之一,彭馥从西南边陲的来凤县来到这里分享她的故事。

身为来凤县最偏远的百福司派出所所长,彭馥也是恩施州目前唯一的女派出所所长。85后的她身材高挑,全身却透露出坚毅与果敢。在百姓眼中,她是公认“说话管用”的人,在同事眼里,她是绝对的“女当家”。

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清风拂过,芬芳满庭。

解决贫困户女儿黑户

百福司派出所有4名民警5名辅警,1986年出生的所长彭馥年龄最长。一头乌黑短发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身高1.7米的她走起路来生风,言语中更是不怒自威。

派出所最常见的业务就是给群众办户口,彭馥印象最深的就是安抚司村向大哥一家坎坷的经历。

2017年底,百福司镇安抚司村1组村民向大哥来到派出所求助。原来,向大哥的老婆是重庆酉阳人,2000年,向大哥和刘大姐远赴湖南株洲的砖厂打工,并在那里先后生育三个女儿。因刘大姐长期未回老家,其户口被注销,三个女儿一直没有登记户口,现在三个女儿因为没户口无法办理学籍。

三个孩子都是在湖南打工的地方出生的,根本就没有医学出生证明。按规定,对于这种情况需做亲子鉴定。向大哥一家人的收入全靠他在砖厂打工,生活十分拮据,无力承担做亲子鉴定的费用。

彭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为了让向大哥少跑路,她多次进村入户走访调查、到档案局查询资料,多方收集证据,同时与刘大姐原籍派出所沟通联系,先为刘大姐补录户口,然后又按相关政策为向大哥三个孩子申请免费做DNA鉴定。2018年12月,向大哥三个女儿的户口终于得以圆满解决。

3个熟人司机被扣12分

客运车辆一直是派出所管理的重点,这些车往返于集镇和乡村,沿途多是盘山公路,稍不留神就有安全隐患。尤其是一些“村村通”司机为了多挣钱,实现利益最大化,不惜与民警打起“游击战”,暗地里超员行驶,存在较大安全隐患。

在小镇上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时间长了都是熟人,管理上自然有些拉不下情面。如何管好交通、让群众平安出行,彭馥认为:既要当好婆婆嘴,常下毛毛雨,也要敢于从严执法,不怕得罪人。

不久,一位“村村通”司机因为超员被查获,虽然平时都是熟人,但彭馥面对各种说情不为所动,坚决依法查处,司机被一次记12分,驾照得重新学习。两年来,先后有3位“村村通”司机受到一次记12分处罚。“现在,我们跑客运的,都规矩多了。”司机王师傅感叹道。

田间地头化解矛盾

百福司镇位于鄂渝湘三省市交界处,边界纠纷、土地纠纷、婚姻纠纷等矛盾突出。在平安创建中,彭馥和同事们牢牢把握排查、化解、防范三个环节,坚持抓早、抓小、抓苗头,深入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。

堡上村贫困户张老汉搬进安置房后,在附近开辟了一块荒地,村民彭大姐见状,认为张老汉“是外组的人”,于是就抢着种。经村委会调解,两家各种一半,但张老汉觉得自己“被欺侮了”。一怒之下,张老汉将彭大姐种的庄稼拔掉,双方为此扭打到一起。彭馥处置时,因地制宜、因人施策,从法律、邻里关系的角度出发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经过一天苦口婆心地调解,双方纷纷表示“退让一步”。这件事过去3个多月了,双方再也没有发生冲突。

高绪辉从警20年只干一件事

法医的“十二时辰”无止境

从警20年,高绪辉只干了一件事,当好DNA物证检验的法医。

作为恩施州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大队副大队长,他率领10名同事承担了全州几乎所有重大刑事案件的现场勘查、检测工作,同时还是恩施唯一进行酒驾醉驾测试的部门。“随时都在准备出现场,全天候等待各县市的酒驾送检,可以说24小时待命。”高绪辉用时下流行的“十二时辰”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。

天道酬勤克难关

从武汉大学医学院毕业后,高绪辉到恩施州中心医院工作。半个月后,毅然参警。

参警之日起,高绪辉就与DNA鉴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1999年以前,恩施公安机关的刑事侦查技术工作停留在比较原始状态,法医DNA技术更是一片空白,高绪辉接过了创建全州首个DNA实验室的重任。

一切从零开始。高绪辉利用下班时间去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,不懈追求新思路、新方法,瞄准国际DNA检验新动向、新成果,积极探索,充分运用荧光STR复合扩增技术,解决了软骨、指甲、烟头、毛发(附毛囊)、腐败检材等检验难题。

天道酬勤,8年后,恩施州公安局DNA实验室获得了国家实验室认可委员会认可,获评“国家三级DNA实验室”。

再脏再臭也不惧

2009年9月12日,利川13岁的女生颜某在凌晨上学途中离奇失踪。8天后,警方在城郊清江河边一杂草丛中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女性尸体,通过衣着辨认死者可能是颜某,初步判断为他杀。

接到鉴定命令后,高绪辉迅速赶赴案发现场,综合现场证据表明,死者系遭人强奸后杀害。勘查现场,太阳炙热、蚊虫乱飞、尸臭令人窒息。来不及防护,高绪辉点燃一堆枯枝熏跑蚊虫即开始现场勘查,一工作就是3个小时。

提取现场可疑证物后,高绪辉连夜赶回DNA实验室。

物证在局部环境里臭气更浓、难以接近,常规的通风系统根本无法解决。高绪辉没有迟疑,硬是在通风走廊采取先摒住呼吸几十秒、再呼吸室外空气几十秒的方法采样,在公安部专家电话指导下,在死者体内取得已高度腐败的一重要男性生物物证,成功锁定真凶。

得知高绪辉的工作常常要跟高度腐败的尸体打交道,有朋友说他浑身都是“臭味儿”。“只要通过我的努力能破案,为受害者伸张正义,不管身上多‘臭’,至少大家不会说这个警察能力‘臭’,不会说公安机关办案能力‘臭’。”高绪辉说。

破小案得民心

2015年,作为恩施州公安系统的代表,高绪辉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受表彰。

参加工作20年来,高绪辉参与全州重特大案件现场勘查460余起,参与疑难案件会诊150多例,接待各类法医鉴定信访案(事)件200多起,应用DNA检验技术鉴定检验各类案件检材8.8万余份,出具各类鉴定书6300余份,认定犯罪嫌疑人500余名,直接破获刑事案件450余起,其中命案9起。

高绪辉深深体会到:法医之责重于泰山,否则死者之冤未伸,生者之怨又添。“破大案显警威,破小案得民心。”对刑侦技术工作的生命力所在,高绪辉有着清醒认识。在他看来,一名刑事技术工作者,不能简单把鉴定准确与否作为唯一目标,还要把鉴定结果产生的社会效益作为更高追求。

责任编辑:州公安局